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渔 伯_0

渔 伯
      
   
    早春三月,粼粼绒风吹拂着嫩绿的柳穗,一飘一荡一摇一晃。流经小镇的溪流终于解冻,薄如霓虹的河冰被河浪鞭挞成了碎屑,随波逐流……每每河开燕归时,数个花白头发的老头儿便会不约而同地聚首河岸。身披长褂,头带高帽,手持鱼杆,观云赏晨闻柳消磨时间。年已7旬的渔伯自然也在其中,若不是他领头破禁钓鱼,镇上也不会有那么多老头儿在这条“救命溪”里撒欢。那条河是镇上的命根子,每每逢节还要上供祭神的,可如今……神的头上总悬着几条鱼线和几根鱼杆。
    规矩是老人订的。规矩也是老人毁的……
    前年,渔伯的儿子拉关系走后门,谋求到了一个建筑队监工的差事,渔伯自此便开始在镇上极力吹嘘自己儿子的高功亮德。早上东边天壤之际刚刚泛红,渔伯便提着菜篮子冲向菜市场,每碰到一个中年卖菜的妇人便讲述他儿请问白癜风能彻底的治好吗子如何如何勤快。菜农苦笑。中午饭后烈日当空,奔波了一个上午的劳工们睡意正浓,渔伯一嗓子便打消了所有人的安宁,大声吆喝道:“我儿子管的工人从来没有像你们这么懒的!”劳工们冷笑。傍晚天还微微墨蓝,燕子在街道与屋檐间往返穿梭,渔伯并没有让自己的嘴巴休息,他拉着隔壁家顽皮的孩子训斥起来,口中满是自己儿子小时侯是怎样的听话懂事。孩子傻笑。久而久之,谁都腻烦了这个婆妈的老头儿。
    谁也不知道渔伯是否在撒谎,况且谁也没有兴趣知道他是不是在撒谎。
    渔伯的生活自由自在,逍遥快活。一日三餐小酒下肚,每逢佳节宴请街坊四邻。与棋友对弈,茶水他请;与渔友共垂,饭钱他掏。甚至连他那个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伴都沾了“飞黄腾达”的儿子的光   渔伯倒在床上暗自神伤,谁知道自己那个没良心的儿子什么时候回来。杳无音信的等也不是办法……
    盛夏的阳光滋润着河面上的浮萍,鱼儿肥美壮实十分适合垂钓。渔伯窘迫的日子一天更甚一天。他虽然为将来的日子一筹莫展,可嘴上仍坚若磐石般死不承认自己“穷”了。他总会念叨自己的那个金靠山   深秋时节,渔伯的眼窝松松垮垮凹陷下去,单薄的身子愈发单薄,简直成了一具不折不扣的干尸。花白的头发完全脱落,残存的几颗老牙也随着食物进入腹中。邻里忙于秋收,谁也没有心情再听渔伯讲述他儿子的“传奇”了。渔伯顿生孤寂的情素,这种感觉是前些日子从没有出现过的。难道就因为幻想中儿子发迹了而勾引起老人思忆亲人的情结?河水渐凉,鱼儿也逐渐向深水区转移,鲤鱼也不再那么容易钓到了。渔伯握着鱼杆的手不停的颤抖,任秋风抚摸额头上纵横捭阖的“沟壑”。他又开始叹气了。一片黄叶轻飘飘地落在鱼线旁,激起的水波惊得老人猛提鱼杆。“上钩啦!”可鱼钩一出水面,渔伯的兴致完全被磨灭了。他边啐着口水骂娘边把鱼钩重新上诱饵。鱼杆一甩,“嗖”。
    除夕之夜格外红火,家家户户团圆喜庆,欢笑声完全掩盖了街坊四邻燃放鞭炮的脆鸣。袅袅炊烟都披上了青纱帐,伴随着红烧肉的喷香飘荡在寥寥星辰下。也不知道哪家顽皮的孩子撕掉了渔伯刚刚贴好的春联,还在门槛上撒尿,渔伯火大,站在门口破口大骂。骂着骂着,渔伯便靠着门前的小柳树“嘤嘤”地哭……满桌的饭菜热了又热,凉了再热,可渔伯的儿子始终没有推开屋门喊一声“爹”。渔伯的心伴随着座钟敲击铜锣的音波碎成了粉末。他茫然地望着门口,倾听全世界幸福的人高举酒杯吟唱的祝福曲,五光十色的礼花刺穿了渔伯所剩无几的理智……“啊!俺明白了!俺明白了……”渔伯的惊喜搀杂着惶恐,他起身将一桌子饭菜踢翻,提起鱼杆便往外走。“儿子啊!你是怪俺没有给你弄糖醋鲤鱼才不回来吧……俺马上去给你钓鲤鱼!马上给你做!你马上给我回来吧……”门重夏日怎样预防白癜风重地闭合,从此再也没有打开过……
    初一早上,渔好的饮食有辅助治疗白白的作用伯的尸体被那些执著的垂钓爱好者发现……渔伯的鱼杆依然耸立在河面上,一颤一颤,分明是有鱼上钩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