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月光下的笑声

月光下的笑声
  

  月光下的笑声

  ——水边小屋

  

  

  不知道怎么回事,每当节日的时候,我总爱回忆起一些东西,那时、那地和那些暗香浮动的往事,心底就有一种情不自禁的幸福感。

    

  中秋节又快到了,看着商店里琳琅满目、各式各样的月饼,我心里总觉得像缺少些什么似的……

    

  那时,中秋。晚饭后,父辈们会在夜幕降临、月华初上的时候,从家里搬出凳子,围成圈坐在大院子里,与往日不同的时,八月十五这天,大家还都端出几个盘子,里面放着一些月饼、苹果、香蕉……喜欢喝酒的,就凑在一堆,你一口我一口,喝得欢畅。院子里种有挂花,散发出淡淡的香,让人陶醉其中。

    

  大人们说话时而很响,时而又很低,不时还传出一阵阵的大笑,他们在聊什么,他们为什高血压患者的心理状态很重要么笑,孩子们不会去关心,孩子有他们自己的世界。此时,平日里安静地像小白兔的女孩子也会和我们一音符的魅力可以让自闭症儿童有所收获起跳、一起闹,那一张张稚嫩的小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神情,像一只只蜻蜓一样,在大人们的笑声中穿来梭去。

    

  孩子们最喜欢玩的、参与程度最高的游戏就是“老鹰捉小鸡”,一个块头比较大的充当“母鸡”,再选一个人当老鹰,女生都放中间,如果“小鸡”都被抓完了,“母鸡”就算输了,要罚表演节目的,男孩子似乎都成了保护女生的英雄,宁可自己被抓,也不让女生被抓住,每当一个男孩“献身”,总能听到女孩子更响亮、更得意的笑声,男孩就在一旁傻傻地笑。可能是快乐拉近了男生与女生的界限,他们忘记了那象征男女有别的“三八线”,只有一颗颗童心,无比亲热地创造最纯真的快乐。大人们也暂时放下了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期盼,不再是严肃的家长,用温暖而又慈爱的目光,注视着月光下,那逐着嬉戏的孩子们。即便是在用手机、网络编织人际关系的今天,也没有,比那时候的我们更幸福的孩子。

    

  闹够了,跑累了,孩子们端出小板凳,坐在自己的父母身边,吃月饼、看月光。八月十五的月亮总与传说相联系,大人们的话题也从身边的事转到了神话传说上了,“嫦娥奔月”、“吴刚伐挂”、“朱元璋和月饼起义”……许多美丽的故事,就成为我们童年里最富幻想的情节。也是在那时,我们了解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的情感,懂得了“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离愁,在我们幼小的心灵里种下了“家”的种子。古时游子思乡的情绪,会这样深沉、这样感人,也许,在许多个团圆的日子里,他们的心灵已经是“家”的一部分,深深地扎根在那里,不管身处何方,都无法移植他们的精神家园!而活在钢筋水泥的城市丛林中的我们,也许淡忘了那些美丽的传说,淡忘了负载游子灵魂的诗句,所以中秋只剩下“吃月饼”这个无内容的空壳儿了!

    

  大人们是快乐的,孩子们更是快乐的,所有的人都沉浸在一种祥和的气氛中,仿佛这是一个世外桃圆,纷争、欺骗、咒骂都与之无关。洁白的月光像一只轻柔的手,轻轻地,抚慰着每个人的心灵。这个院子里的人都是一家人,谁家有困难,都是大伙儿的事,都会尽力去帮助,真的是“远亲不如近邻”。我隔壁的王爷爷家曾经遭受了一次很重的打击,他的儿子做生意亏了两万多块钱,八十年代的八千多是个很大的数目,王爷爷心火焦急,一下病倒了,后来大家听说了,就纷纷给他捐钱,竟然有两千块之多,要知道这二十几户人家,多数都是一个月拿几十块钱的工薪阶层,王爷爷拿着钱老泪纵横,只是一个劲地向大家道谢。与这珍贵的亲情友情相比较,那些天价的月饼、粽子,和那些阴暗的交易,是当下的一种颓变、一种沉沦吧。

    

  皓月当空,夜色正美,年幼的孩子无法领略,在大人的怀里,眼皮耷着,睡意沉沉。这时候,四周静静的,挂花格外的香。大人们毫无睡意,欣赏着那轮明月,吃两口月饼,摆谈起往日中秋之夜,感慨、唏嘘或是微笑……

    

有谁告诉白芷的功效与作用  那一片月光下的笑声,在我记忆深处,久久地回荡着……

    
返回列表